西甲

揭秘神秘幕僚金溥聪世界和平

2020-02-14 20:1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秘“神秘幕僚”金溥聪

台海12月19日讯 台湾《财讯》月刊载文说,“”作为一种政治品牌,其至今不坠之秘,关键推手当属首席幕僚金溥聪。这位近年来在台面上几近“绝迹消音”的操盘手,看似行踪飘忽,实则暗暗运筹帷幄。当众人涌向身旁“取光”,他自创一种“金溥聪式”、别无分号的从政风格。

文章说,从台北市副市长离任以来,金溥聪彷佛罩上了隐形斗篷。充其量,在媒体上偶尔瞥见帮他取的“任务”代号—“极核心幕僚”,他在马团队里的决策身影“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连蓝营都有人还搞不清他到底有没有在帮选举。

他极力避开媒体的关注与镁光灯投射,构成一种自我保护色,不当官的时候,他蓄发留须“改头换面”、不易被人认出,仿佛挺享受那份藏身于世的安全感。

“这家伙长大后一定是太保(地痞)!”

和金溥聪结识于一九八五年,当时马担负副秘书长,从“青辅会”留学生名单中录取了金,协助“洋务”工作,其后金也曾随马赴“研考会”任职。9七年,马决定投入台北市长选战,时任政大教授的金归队操盘文宣。近10年来,在逐渐攻顶的过程中,经历大小战役无数,马团队也不断调剂队形,不管置身幕前抑或退居幕后,金溥聪始终是马身边不可或缺的“金脑袋”,广结五路英雄的重要媒介。

满族血统、左撇子基因、处女座性格,金溥聪思考多元、洞察敏锐,具备运筹帷幄的军师性格,成功地塑造了人格特质中的优点。

和金溥聪二人亦师亦友亦兄弟,性情互补,身段也互补,他的自信、果决、敢冲撞尤其是所欠缺,当年金离开马团队后又回锅担负副市长,拆违建、锁螺丝,权充救火队,让马能够心无旁骛冲刺党主席选举;同时金也在幕后默默指挥调度、掌控文宣基调,2人的相互信任和默契无人能及。

但在人际互动或者团队运作上,金溥聪则给人心高气傲、龟毛难缠,乃至专权独断的印象。过去市议员称他是“自满的公鸡”,现在团队内则有人暗暗帮他取了个绰号叫“佛地魔”。人“红”是非多,近年来金溥聪干脆潜入深海“搞神秘”,让人摸不清他的江湖路数。

因为早年父亲在成大教书的关系,金溥聪上大学之前都是在台南生活,上有五个姊姊,从小他就不爱念书、爱晃荡,被打手心、罚举板凳、关厕所,一样没少过;总把课本放在图书馆后,人就进了弹子房;他在初二学会吸烟,常常晚上随着三两同学蹲在路灯下,漫聊“江湖”杂事,待回家后发现大门被锁上,干脆又翻墙出去到同学家留宿,惹得警察上门向他父亲抱怨“以为是小偷”。

不参与选举,纯做幕僚

金溥聪高中念了五年(一次降转、一次重考),本来自认行动很帅的他,是在当兵等抽签的那1天才警觉到“江湖现实”,回家后决心浪子回头考大学。看到羔羊迷途知返,他母亲每次上菜市场买菜,还会顺道帮他买包长寿烟放在书桌上,好助他专心念书。当年被姊姊们认定“这家伙长大后一定是太保”,后来竟考上政大、留了洋,当上教授,暂时回归常人眼中的“正途”。

金溥聪的“爆发力”令人畏敬,他爱讲人生哲理、重视道义,对媒体更是“循循善诱”,没沟通好时也会“不吝指正”,很有他“金教授的原则”。他当年在处长任内,对市议会的不合理要求态度强势,绝不妥协,惹得市议员们气得牙痒痒,批评他好斗成性;又如他在副市长任内,由于“霸王马”事件,他坚持告蓝世聪,创下台北市官员状告议员的首例。期间历经一审二审金都败诉,蓝世聪也释出和解善意,但他还是不死心,直到“高院”更一审改判金胜诉,他才评了1句:“人世间还是有一点公理!”

“我非常小心谨慎,不要过度打压我,要不我就变得很难缠。”金溥聪的江湖规矩是宁愿“杀敌一百,自伤五十”,也不愿和稀泥;但在传统的政治丛林生存法则里,毫无疑问地让他成为政坛“少数”,乃至是政治“异数”,有人还曾经当着及金溥聪两人的面,直指金是马的“负数”,也曾私下劝说金溥聪不要让自己太受伤。

金溥聪界定自己只是“75%的政治人物”、“从头到脚自我都满强的”,所以从政一开始便自我定位不参与选举,纯做幕僚;当选党主席后,金不但没跟着进党部,也谢绝挂上任何头衔,改以“民间友人”身分襄赞,回避掉直接涉入五十年老盘根错节的政治泥淖,不惹更多“争议上身”。

[1][2]下一页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宫颈炎的症状表现
治疗肩周炎的药有哪些
白带多怎么样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