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中国资金高价警戒银行同业膨胀新监管指标亟需推出

2019-08-14 19:3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和讯债券消息 据媒体报道,今年上半年那些无视监管层警告,激进扩张同业业务的银行,最近总算尝到了“不听话”的恶果。空前紧张的流动性,创下历史新高的资金价格,正在迫其降低杠杆,增加流动性备付头寸。

这背后正是中国以“价格”手段施压敦促其收缩同业业务。加上“数量”政策约束、未来理财产品到期等叠加因素,流动性风险无疑将是未来银行需要面对的一大考验。

人士认为,监管层用意明显,但或低估了流动性结构压力及连锁违约事件的可能性。存贷比已不能准确反映资产负债的期限配比和流动性状况,当前监管层应尽快明确流动性管理原则,新流动性监管指标亟需推至台前,而并不是靠紧张资金面来防止金融机构杠杆过高。

“同业业务规模膨胀,随之而来的同业流动性的脆弱度也在升高,买入返售及拆出同业与同业存放的比率已从2010年的66%上升到一季度的88%,大型银行上升幅度尤其明显。”银行业分析师黄斌辉表示。

“短期内同业资产规模降不下来,央行希望降下来,但实际上到期偿还才会是主流,同业负债的波动需要通过借助货币市场平滑。”黄斌辉表示。

他认为,央行低估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结构性压力。大型银行净融出能力受限,并且流动性压力会通过中小行同业存放的提取向大行传导,央行需要银行保持较高的超额储备,且控制同业规模是中期行为,并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

瑞银周四在研究报告中并称,银行对央行流动性立场的误判,亦是导致近期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紧张的重要原因,随着部分复杂表外业务的曝露,未来出现意想不到流动性紧张的风险上升。

进入6月,随着财政存款上缴、所得税缴款等需求高峰、理财产品大规模回表到期、外汇存款增量大降等因素叠加均造成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持续收紧。本周更是进一步升级,周四银行间市场质押式隔夜及七天分别创出历史新高。

在国务院“用好增量、盘活存量”、“合理保持货币总量”的要求下,市场人士认为,中央对去杠杆、去产能过剩的决心明显,货币政策已由年初偏松的政策转变为中性偏紧,并可预见该政策必然持续较长的时间。

中国国务院周三召开常务会议称,要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银监会主席日前也表示,要注意防范不符合实体经济真实需求的“金融创新”,防止资金自我循环以及监管套利行为,确保信贷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银行对监管层流动性立场误判遭惩

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同业业务急速扩张的步伐并没有因中国央行和银监会频频发出的政策信号慢下来,反而个别银行愈加激进,有专家认为利率的大幅上升是有利于市场成员提高流动性管理水平,或者当成危机来临之前的流动性压力测试。

自4月以来,央行已开始适度调控银行间流动性,4月初以来隔夜回购加权利率开始从低点逐渐抬高;亦整顿银行理财入债市,要求银行自营和理财账户分开、不允许银行自营对接理财等措施,亦停止了丙类账户投资债市的操作,5月中旬,央行重启了三月期发行。而银监会亦下发文件,限制银行理财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然而4-5月,资产增长不减反而暴增,今年一季度末还为8.73万亿元的信托资产管理规模4月增长了5,000亿,5月增长4,000亿,这其中80%的资金来源仍是银行,银行同业资金利用第三方银行过桥,通过“票据/信托受益权买入返售”等业务等方式借道信托等机构来规避信贷监管,或投放回购类资产通过频繁交易来加大。

“有一些银行不顾风险,同业杠杆率上升很快(同业资产与同业负债之比),期限错配已很严重,不但不主动降杠杆,5-6月还在增大杠杆,杠杆率已比去年同期增了2-3倍,当流动性紧张就期盼央行‘放水’。这种做法是饮鸩止渴。”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直言。

银河证券黄斌辉通过银行一季度公布数据来测算,以刚性同业资产与弹性同业负债之比的同业脆弱度指标衡量,今年一季度,16家商业银行同业脆弱度指标有12家攀升,以传统资金供给大行着称的(,)等亦处较高水平,不仅加大了同业资产处置以平熨流动性的难度,且中小型银行流动性压力经提取同业存放传导过来,限制了大行的对外净融出能力。

“银行这种同业资产负债结构变化事实上加大了流动性结构性压力,流动性环境的变化需要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不要低估流动性结构性压力。”黄斌辉称。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近期央行意图明显,资金面紧张致机构卖债去杠杆动力坚决,“交易机构重在保存实力,活下去,借钱,卖债去杠杆。”

流动性管理原则需明确

在资金面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紧张局势面前,但央行严控流动性态度坚决,本周并以地量央票发行明确释放不援手信号,令机构怨声载道。

“市场对流动性变化已变得非常敏感,流动性需求将会经常意外上升或下降,将更加测不准,如果央行希望通过打击货币市场来控制信贷增长和表外风险,可能适得其反,提前促成货币市场风险爆发。”一位债券市场资深人士称。

但另一位资深的金融界高管表示,“把责任都推到央行身上有失公允,也无助于我们反思解决问题的途径。去年换届前政府一味维稳,对市场流动性问题并没有作为,近期央行操作手法确有过于粗糙之嫌,但这何尝不是政治决定造成的?”

“众所周知,中国央行没有独立性,调控还要满足多个目标。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中国央行并没有独立若背离专业、服从政治,是最大的宏观风险。”上述金融高管称。

而当下,业界呼吁,监管层应尽快明确流动性管理原则。而诞生于紧缩性宏观调控之时的存贷比监管指标已与流动性的相关性会越来越低、不合时宜。应把存贷比指标从严格的监管指标转变为监测性的观察指标,转而促使商业银行转向巴塞尔协议三中的新的流动性监管指标。

接近银监会人士透露,“银监会内部多次讨论过存贷比指标是否能防范风险,但目前看来意义已经不大,可以考虑取消,但是取消涉及到修改《商业银行法》的问题,需要慢慢推。”

(,)首席经济学家周五亦对路透表示,存贷比指标在当前已滞后,但短时间内很难有其它指标能替代,可以考虑将存款总额的定义扩大,将同业存款纳入,但他表示,此次事件是央行考验银行流动性是否稳健、严肃市场纪律,相信流动性紧张会在6月末有所缓解。

一位国有大行资金部负责人坦言,今年下半年国内流动性增速或开始下行通道,市场流动性偏紧与理财产品兑付缺口将出现叠加,整个金融市场的资金波动不断加大,流动性风险成了金融机构最大的考验。

去年6月,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公开表示,新流动性风险监管标准引入了流动性覆盖率和净稳定资金比例这两项全球统一的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商业银行最迟应于2013年底前达到流动性覆盖率的监管标准,2016年底前达到净稳定资金比例的监管标准。

但银监会起草的《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迄今仍未正式发布。

“跟流动性管理同步征求意见的杠杆率管理办法2011年就已正式发布,但流动性管理的办法仍一推再推,目前来看,银监会将同业债权风险权重上调、并出台规范同业资产投资非标业务的可能都在增大。”一位外资会计事务所中国区合伙人称。(来源:路透中文网(,) 赵红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失眠抑郁症的症状表现
引起甲状腺瘤的几大病因你都知道几个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