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专栏作家】诡异的钓鱼人

2019-09-14 06:0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九九零年,退休前在乡政府当炊事员的老张头,与乡里的杨副乡长合伙承包了乡里的大水库来养鱼,杨副乡长负责把水库弄到手,老张头负责打理和守护,两家合资在水库边修了三间简易房守鱼,再凑钱买了数千尾各类鱼苗放在水库里,开始了养鱼生涯。张老头闲得无聊,又自己买了两百小鸭崽儿,利用天然条件养起了鸭子。
头一年没什么收获,可到了第二年,不仅先放养的鱼苗长大了,大鱼下了蛋孵又出无数小鱼,以后就不用再花钱买鱼苗了,而平时卖钓竿也是一笔收入——就是来库里钓鱼的,十元钱一根鱼竿,可以钓一整天,当地人称为“卖钓竿”,一年能收入数千元。到了过年前,请人来随便撒上几网,就能卖好几万。杨副乡长也很义气,收入从来都是两人平分,并没因为他是官老爷,就多分一些,所以两人合伙很是愉快。
二零零九年五月,好些天没人来钓鱼了,这天来了一辆面包车,一下子跳下来五个钓鱼人,老张头忙着接待。五个人,共八根鱼竿,收了八十元,就由着钓客自选地段垂钓。
这几个人也不讲究选择钓点,就近来到水边,就开始了垂钓。
很快,老张头就看呆了:但见五个人当中,其他四个人没啥特别的,但那个又矮小又驼背,还长得尖嘴猴腮,特别黑瘦,就后脑勺上长了点儿白发,几根稀疏的老鼠胡须挂在嘴上,显得特别滑稽,这个老头的长相已经很特别了,他还从不开口说话,但嘴唇却动个不停。
他本人不拉钓竿,只管给那四个人取了鱼的空钓钩上鱼饵,好像拉竿和上饵是分了工似的。
这四个人则只管拉竿取鱼,却还忙得不亦乐乎,只见八根钓竿此起彼伏,不断往上拉鱼,拉上来的鱼也很神奇,水库里大大小小的粗甲草鱼、细甲草鱼、大嘴鲶鱼、鲤鱼、鲫鱼都有,但他们钓上来的,却是清一色的每条五斤以上的大鲤鱼!
不一刻,竟然已经装了半麻袋大鲤鱼!
老张头心想,今天的鱼咋个这么肯吃钓哟?就手心发痒,自己也赶紧回屋拿两根钓竿,将就钓客的鱼饵,挨着钓客的水面,把钓饵甩进水里。少倾,老张头更奇怪了,他的鱼钩发下去十几分钟了,连动都不动,只看到那几个人的鱼饵放下去,不到三分钟就拉上鱼了!他就走到驼背老头那里,问:“老师傅,我也用的是你的钓饵,咋个鱼不吃钓呢?”
矮驼背不理会,自顾忙着上钓饵。
老张头不信邪,又换个他们不停拉上鱼的水面来钓,但就是没有鱼来吃钓。
老张头看看他们,阳历五月,并不是很炎热,但个个都忙得满头大汗。再看装鱼的大麻袋,竟然都开始装第二袋了!这一大袋没一两百斤吗?一斤就算卖三元,这一袋也是四五百元啊,可我才收了八十元呢!难道今天遇到鬼了?要不,那个矮驼背老儿怎么总不开口,却嘴里念念不停呢?他是人还是鬼啊?可是,再怎么看,他们也不是鬼啊?
不行,照他们这么钓,我们岂不亏多了?于是,老张头快步进到屋子里,给杨副乡长打电话,详细描述了这几个人钓鱼的状况,杨副乡长叫他先啥也别说,稳住这几人,等他带人来。
半小时后,杨副乡长带了四个人,五个人分骑了三辆摩托,来到了水库上。停好车,走上前去,但见那几人已经钓了满满三麻袋大鲤鱼了!
到底是当官的,沉得住气,杨副乡长先没吱声,几个人静静地看他们钓鱼,想看个究竟。
但见矮驼背嘴里念念有词,只管忙着上饵,他们几个人来了,也没看到似的。
那四个人,都是刚取下这根竿上的鱼,把空竿丢给矮驼背,就赶紧拉另一根竿,一个个汗流浃背,气喘嘘嘘,随时都在往麻袋里装鱼!
就这么一小会儿,杨副乡长看见,第四只麻袋里都有十几条鱼了!不过,爱钓鱼的杨副乡长也来了兴趣,就拿过刚才老张头的鱼竿,也用他们的鱼饵,挨着钓客的水面下饵垂钓,可别人钓上来三四条了,他才钓到一条,再钓,就一时半会儿没鱼来吃钓了,和平日钓鱼没啥两样。
杨副乡长再看看那几人,想了想,断定关键就在这个驼背老头!就走上前,礼貌地问:“这位老师傅,你能给我说说,你嘴里念的是啥词儿吗?”
矮驼背还是不开口,自顾忙着上他的饵。
杨副乡长回头再看麻袋,好家伙,第四袋都半袋了!心想不能让他们这么钓下去,他们还有一摞麻袋准备着的呢,照这么钓,还不一直钓到面包车拉得走为止?就挥手高声说:“喂喂,停下停下,你们不能再继续钓了!”
那几个人这才注意到来了几个人,就取下已钓上来的鱼,停止了甩竿,其中一个忙着给几个人发烟,说:“老板,不好意思,你们只说了十元一根钓竿,可以钓一天,但没说只能钓多少鱼啊,所以……”
“所以什么?话是这么说,可那是针对常规钓鱼的客人的,你们这样钓,还是常规钓鱼吗?”杨副乡长点燃烟,盯着矮驼背说。
刚才说话那个钓鱼人说:“那我们马上停止钓鱼,总可以了吧?”
跟杨副乡长一道来的那几人,凑上前来,吵吵嚷嚷地说:“钓这么多,按市价给钱,否则别想走人!”
因停下了钓鱼,那个从不开口说话的矮驼背走过来,再次给每人发支烟,开口说话了:“各位老板,听我说一句,你们看要得不?”
“那你说嘛。”杨副乡长说。
矮驼背说:“从规矩上来说呢,你们事先没有较议,我们一根竿子给了十元钱,你们就不管我们咋个钓,总之天黑前走人就是。不过呢,我们也实在钓得太多,估摸着,总有差不多五百斤鱼吧,我们呢,也不说八根竿子八十元了,八十元以外,我们再补交四百元,老板你们看行不行?”
“这么多鱼,就算是杂鱼,拿到市场上去,哪怕连卖带送,也要卖个一千二三吧?何况还净是大鲤鱼呢!”老张头赶紧说。
矮驼背又说:“呃,老板,话是那么说,但你们也要晓得,我们可没有违反你们的规矩哟!是不是?大家都是通道理的人,我们主动提出多给四百,也就是自知把鱼钓多了,你们也是靠养鱼吃饭的,大家都让一步,交个朋友,各位老板,觉得是不是这个理儿呢?”
这个矮驼背儿,不说就绝不开口,一说话还滴水不漏!
杨副乡长把老张头拉到一旁,低声说:“老张,人家主动多给四百,也算通情达理了,我看就算了吧?人家也确实说得在理,我们事先也确实是没定啥规矩,真闹大了,我们还不占理呢。”
老张头虽然心里阵阵发紧,但一想也是,人家钓得再多,那也是人家的本事,就说:“你都同意,我也没啥说的了。”
于是,那几个人收拾好口袋,装上车,再次给每人发支烟,说着“不好意思”就开车走了。
那几人走后,大家叽叽喳喳议论开了,都说这个矮驼背老头,要不是个活鬼,就肯定有啥子巫术,否则哪会这么奇怪?你看他,钓鱼的时候,他再怎样都不开口说话,肯定是一开口就破了魔咒,鱼儿就不来了!
七嘴八舌议论了一阵,杨副乡长说:“看来,我们还是得做个牌子,写明十元钱一根钓竿,每根钓竿当天之内钓鱼总量超过十斤以上的部分,按市场价收费。”
来的人都说:“要得要得,必须得这样,往后就不怕再遇到矮驼背儿了。”

共 26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诡异的故事。在乡政府当炊事员的老张头,退休前与杨副乡长合伙承包了乡里的大水库,共同出资,具体由老张头打理,既养鱼,又养鸭,还对外开放垂钓,每杆10元,可钓一天。收入由张老头和杨副乡长两人平分。一日,来了一帮垂钓者,一驼背老头负责装饵,其余四人负责八根钓竿,忙得不亦乐乎,很快就装满了三大麻袋。老张头看不下去了,忙叫来了杨副乡长。但这帮人按规定垂钓,杨副乡长也无办法。最后,经双方协商,那帮人即刻收手,所钓之鱼再补偿400元。他们走后,鱼场只得重立规矩,以防再生事端。小说文字流畅,情节有趣,故事虽诡异,却也有其真实性和合理性,耐人寻味,引人入胜。推荐赏阅。【编辑:醉童】
1 楼 文友: 2017-09-22 20:52:51 作者你好,小说有趣耐品。欢迎继续赐稿短篇栏目。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9-22 21:47:01 谢谢醉童老师连夜编发!
2 楼 文友: 2017-09-27 16:41:58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9-27 17:21:28 谢谢借双慧眼看世界老师!中风后遗症手脚抽筋
成人纸尿裤哪种吸水
脑溢血的护理措施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