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异界奇门风水师 022 又捡了一个

2020-01-17 02:1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奇门风水师 022 又捡了一个

心结打开,陆惊鸿顿时心中开阔,烦闷之气霎然消失。忍不住长啸一声,展开身形,在林间奔跑起来。

这一跑起来,顿觉身心轻快,似乎比之追兔子时又快了几分。

一边奔跑,一边问毛团:“还记得野猪在什么方向吗?”

毛团一边拽着陆惊鸿的衣领,闷闷道:“你真的赤手空拳去打野猪啊?”

…………

陆惊鸿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撞到树上。

半晌,讪讪的摸了摸头,要不,咱回去找把刀?心想,估计沈家娘子家只有菜刀吧……

一人一毛团大眼瞪小眼,正在纠结要不要回村子里去找刀,突然听到远远一声响哨冲天而起,陆惊鸿和毛团对望一眼:“不好,有人来了!”

而且这响哨分明是猎人在树林中定位所发,来的绝对不是一个人,如果是村里人还好,只管装傻就行,如果不是村里人,只怕会怀疑一个傻子怎么能跑这么远。

正在纠结时,只听得树林里不远处响起窸窣之声,一只浑身通白的雪貂从树丛中钻出,和陆惊鸿眼神对上,显然没想到有人呆呆站在这里,大惊之下,就要转折方向。

毛团突然出声道:“不要跑!跟我来,往这边!”陆惊鸿吃惊的看了一下毛团,不知道它对谁说话,却见那雪貂已经快要钻进树丛,又停下了脚步。

远处已经响起了呼喝声:“那边,往那边跑了,放狗!”随即林木哗哗之声大作,显是有不少人向这方向搜索过来。

陆惊鸿顿时慌了,不及多想,便按着毛团所指方向撒腿狂奔,跑了几步,心觉有异,一看脚边,那只雪貂竟也跟了上来,紧紧跟在自己脚边。

又跑几步,毛团竟然嫌不够快,冲那雪貂叫道:“快点,爬上来!”那只雪貂似乎犹豫了一下,一看陆惊鸿跑的竟然飞快,自己稍一犹豫就落下好几步,于是也快跑两步抓住陆惊鸿的裤脚爬了上来。

这下可好,陆惊鸿左肩一个雪貂,右肩一个毛团。陆惊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拔腿飞奔,一边在心里想:感情这主天天追狗,就为了这一天???

毛团在陆惊鸿肩上指点着方向,但是树林丛密,毕竟速度不能最快,耳听的身后树木乱响之声,呼喝之声,狗吠马鸣之声越来越响,显然已经认准这个方向追了上来,对方看样子至少十几个人,还骑了马,所幸林木甚密,马不能快跑,那几只狗倒撵得近一点。

陆惊鸿心下着急,问毛团:“我们怎么跑?对方有狗,就算跑回村子也会被追踪到啊!”毛团说:“往咱们第一天落脚的山坡跑,那里我布有阵法。到那里我自有办法安全离开。先回去,气味的事我自会想办法。”

当下陆惊鸿一咬牙一瞪眼,使出了全身力气冲出树林,向村子方向跑去。刚跑进缓丘地带没多远,忽听身后响起尖利的呼啸声,却是一只响箭直向背心射来,心下狂喊:“完了完了要死了!”自己正在全力奔跑,如何躲得过这只响箭!就算想折身转向也已来不及。心底一瞬间万千念头转过:“这算不算出师未捷身先死?子平我们只有下辈子见了么?”

想到程子平,心里又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甘,不,我不要葬送于此!当下大叫一声,倾尽全力向前一仆,却见响箭竟然歪歪斜斜从头顶掠过。未及多想,爬起身来继续奔跑,不多时,已经迫近了第一天穿越过来那矮丘。

毛团突道:“到那棵树下,然后停下歇息,不要着急出去。”

陆惊鸿此时已是大口喘气,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爬到树下,一口气瘫倒在地。

树林边缘,追逐他们的人已陆续走出了树林,却是十三名黑衣人,骑着清一色纯黑骏马,十三匹马均是神骏无比,从头到脚都是一水黝黑,只在额头有一块白斑,四蹄雪白,却是有名骏马“乌云盖雪”。十三名黑衣人沉默的在树林前排开,并未追上来,只放了那几条恶犬,口水滴答,直向矮丘扑来。

不一会,树林中又踱出一匹马来,却是一匹枣红马,全身毛色发亮,走动间有如红云飘拂,竟然是一匹汗血宝马。马背上骑着一名白衣男子,面容清秀,脸颊略带瘦削,一双眼细长微咪,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黑衣人中一人向前欠身道:“公子,我们没追上,对方逃到那个矮丘上了,想必逃不掉了。”公子淡淡道:“哦?”

黑衣人全身一抖,知道这是公子心下不快,跳下马伏身在地:“属下无能!让公子中意的雪貂跑了!还请主人责罚!”

公子反而笑了:“一只小小雪貂,有何稀奇,我也不过是看着这地方难得有个有趣的野物,一时兴起而已。再说,不还没跑掉么!”

黑衣人不敢起身,依旧伏于地上解释道:“我等都来追逐,恐怕公子一人在后,有什么闪失,我等万死难辞!那小子跑出树林后,屠铁曾射了一箭去,却莫名偏了方向,未射中那小子,我们都觉得有些蹊跷,于是于此处等待公子,待得确保公子无恙,才敢继续追逐。有那几条狗缀着,想来那小子也跑不了哪里去。”

公子眼睛眯了起来,“屠铁的箭也会失手,这的确有些蹊跷了。”

说话间,众人座下马屁开始打响鼻,十三黑衣人中数人低喝:“看那矮丘!果有古怪!”

先前陆惊鸿爬上矮丘,瘫于树下,这里人都是亲眼看到,虽然一直是背影,没看清楚陆惊鸿样貌,但是陆惊鸿瘫于树下后就没动过,却是众人皆见,而出了树林之后,已没有什么大的视野遮挡,以几人脚下马力,那矮丘几乎可说数息便至,也不虞这小子跑到哪里去。

之前林中追逐,几人也略疑惑,这小子在树林里跑的也太快了,自己带出来的猎狗那都是皇家围猎所用,竟然在树林里没追上。

而现在呆在一个四面可见的小丘上,还能跑哪里去?

然而就在几条狗扑上小丘后,小丘上却不知不觉弥漫了一层迷雾,这雾来的极其诡异,迅速遮挡了视野。随即听到几条猎狗发出哀鸣,似是看见了极恐怖的东西,随后便阗无声息。而众人座下马匹都是久经战阵,血腥战场上磨砺过来,却也均是打着响鼻,意图后退,若不是主人控着,便要往后转身。

众人心下涌起一丝不安,却见那雾气犹如流水般,不仅弥漫在矮丘,竟向树林边缘弥漫过来。

合肥长淮医院怎么样
武汉民生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包头白癜风治疗价格
怀化手术治疗白癜风
汕头医治包皮过长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