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俺是一个贼 第一百六十六章 飘浮沙

2019-12-04 11:3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俺是一个贼 第一百六十六章 飘浮沙

“妈的,胆小鬼,怎么就都跑了呢?”从小白的翼背上跳下来,鬼战士忿忿不平,这丫的,还没杀过瘾。

“你以为他们都白痴呀,伸着脖子等着你砍刀啊!”心儿不屑的看着鬼战士,那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个超级大白痴。

她就想不通了,拼死拼活的打了那么久,他怎么就还那么激动,至于吗?

“嘿嘿!”鬼战士不服的一笑,别别嘴:“你还别说,这些家伙们不但白痴,而且还非常的白痴,明明知道打不到我们,不是还是成群结队的待在下面,让我们屠杀吗?”

“额……”

这回是心儿说不出话了,这鬼战士说的也确实有道理,这‘紫烈蜈蚣幼崽’,还真是够白痴的。

“小心点,互相保持两米的距离,横向并排朝中心前进,”将小白收进宠物空间,慕容小天对着鬼战士和心儿一声吆喝。

‘紫烈蜈蚣幼崽’,都是从这片区域钻入地下的,也就是说,从进入这片区域开始,每一处都充满了危险。

可实际上,这片区域和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除了沙,还是沙,从表面上,你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但可否认的,那些‘紫烈蜈蚣幼崽’,它确实是从这里出现,又是从这里消失的。

一定有通到地下的门户,慕容小天他们要做的,就是要打开通往地下的大门。

慕容小天居中,鬼战士和心儿一左一右,三人互相保持着两米的距离,搜索着缓慢朝着中心地带前进。

可才走出了没两步,慕容小天的身体猛的往下陷了下去。

“靠,流沙,”慕容小天狂呼一声,手一挥,“碰”的一掌便拍了出去,想借力抽身;可是,这沙上拍去根本就不着力,整个人,还是象卷入漩涡中一般,速的往下陷。

“阎王手”鬼战士的手臂瞬间伸展了出来,果断的将慕容小天给拉出了流沙。

“操,看来不能并排前进了,我在前探路,鬼兄负责保护,心儿跟在后面,”慕容小天立刻改变了策略。

那些‘紫烈蜈蚣幼崽’,一定是顺着这些流沙进入地底下的,也就是说,在这片区域里,规则的充满了数个流沙坑;要不然,那么多的‘紫烈蜈蚣幼崽’,不可能做到成群结队的速进入的。

可是,慕容小天他们总不可能象这些‘紫烈蜈蚣幼崽’一样,就这么盲目的往流沙里钻,那样做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根本就是在赌。

所以,他们必须要找到进入地下的通道才行。

有鬼战士在慕容小天的后面保驾护航,一路过去也是有惊险,可还是搜索不到任何可以进入地下的门户痕迹。

“老大,我们怎么办?”鬼战士也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怎么办?直接往流沙里跳,”慕容小天眉毛一挑,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有通道,就意味着有数的通道,这数的流沙坑,就是数的通道。

“不是?你这话说的,怎么让人有一种慷慨就义的感觉,”鬼战士苦笑起来,贼老大做事,一向都是让人震惊。

“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紫烈蜈蚣幼崽’都可以从这些流沙中自由进去,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慕容小天反问。

“就是,你不会认为,你连那些‘紫烈蜈蚣幼崽’都不如?”心儿讥讽的看着鬼战士。

“你懂个屁

,我怕我们就这么跳下去,正好落入这些‘紫烈蜈蚣幼崽’爹妈的嘴里,再说,下面到底什么情况,我们谁都不知道;重要的,是进入到这沙里,要多久才能找到通道或者蜈蚣巢穴,要知道,在沙里,我们是法睁眼也法呼吸的,”鬼战士象是连珠炮般的进行了反驳。

不得不承认,鬼战士他说的非常的有道理,简简单单几句话,直中要害,也展现了鬼战士的成熟稳重和经验老道。

“哼,看来,你只适合打没法还手的东西,原来就是个胆小鬼,”心儿冷哼一声。

说实话,鬼战士说的话,她还真没话反驳,可就这么认输了,又不甘心,只好出言嘲讽。

“笑话,老子们一次次面对强大的对手,一次次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你在那里?那种场面,请问,你见过吗?到目前为止,我只看见某些人除了在小白的背上睡大觉之外,什么都没做过,”鬼战士捏紧了拳头,一声怒吼。

在一次次的面对强大的对手,他鬼战士什么时候含糊过?他什么时候退缩过?你说他什么都行,但说他是胆小鬼,那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淡定,淡定,那么激动干嘛?”慕容小天有力的猛一挥手,让鬼战士和心儿剑拔弩张的事态冷却下来,呵呵笑笑,再次的朝两人摆摆手,轻松的说道:“心儿呢,也别和鬼兄赌气,其实呢,鬼兄说的还是非常有道理的,有勇气固然可嘉,可明知道是死路一条,还要不顾一切的去送死,那就是愚蠢。”

“是吗?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说起话来自相矛盾啊!”心儿把目光转向了慕容小天,用一种怪怪的口吻说道:“刚才,说往流沙里跳的人可是你呀,你这不是伸手抽自己的嘴巴子嘛!”

“呵呵,一点都不矛盾,”慕容小天神情自若,非常坦然的说道:“鬼战士说的是一般的常理,能说出这番话来,说明他还是富有战斗经验,思维反应比较敏捷的;可惜,他和大多数人犯的毛病是一样,只看到普遍性,而没有具体事务具体分析,看到这件事情的特殊性。”

“哼,听你那意思,我们都很普通,就你非比寻常,”鬼战士发出了冷哼,也不服气了。

不过,这就是嘴硬,和慕容小天一起做过了那么多的任务,慕容小天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勇气和睿智,早就已经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贼老大论是见识,眼光,思路,确实比他们高出太多;他不得不说,贼老大不是普通人,奶奶的,应该说,贼老大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

微笑着摇摇头,慕容小天嘴角挂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你别不服气,你所想到的,很多的人都能想到,不过是常识问题;可我问你,这‘紫烈蜈蚣幼崽’,他体积有多大?”

不等鬼战士回答,慕容小天便笑着自问自答:“一只‘紫烈蜈蚣幼崽’,就和我们一个人差不多大小,我们宰掉的,何止上万;还有一点,我们一上岛,它们便迅速的出现,这些有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两点,第一点,地底下的空间非常的大,恐怕大到超出我们的想象;这第二点,根据‘紫烈蜈蚣幼崽’的行动速度和它们进出的时间长短来推断,它们的巢穴到地面的距离,不会超过30米。”

鬼战士速的回答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贼老大的提示,其实已经很清楚的向他说明了问题。

如此空旷的地下世界,到地面的距离又如此之短,又怎么可能会出现会活埋在地下的事情?

上万的象人一般体积大小的‘紫烈蜈蚣幼崽’都能够随便进出的地方,如果他们还进不到对方巢穴里面的话,被活埋在下面那也只能说是他们活该倒霉。

“那不就结了,其实这些问题,你稍稍细心一点,不可能想不到,”慕容小天再次笑笑,手一挥:“行了,出发,你们跟紧我。”

说完,慕容小天从包裹里拿出一件属性的休闲衣服,撕破后弄了几个小布团,塞住了鼻孔和耳朵;然后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神圣战甲术’后,便跳进了流沙坑。

其实,在搜索过这片区域后,慕容小天就已经基本上能断定,这些流沙坑,也就是‘紫烈蜈蚣幼崽’进入的地方,就是通往紫烈蜈蚣巢穴的通道。

当然,《命运》中法想象的事情实在太多,这些也不过是慕容小天的推测,他其实还是抱定了赌一把的成分;而这一点,他并没有对鬼战士他们说。

跳进流沙的同时,慕容小天便闭上了眼睛,同时屏住了呼吸,否则,沙子灌进嘴里,那滋味可不好受。

慕容小天的身体在迅速的下滑,不过才三四秒钟的时间,猛然间感觉身体一空,仿佛一下掉进了悬崖。

“穿过沙层了,”这几个字第一时间反馈到慕容小天的脑海里,他立刻睁开了眼睛,只是那么速的四面一扫,慕容小天便被所看到的场景震惊了。

这是个奇异的地下世界,就象一个超级大的广场,大到直径不是以米,而是以里计算;这个地下广场的半径,足有两里以上那么长。

在地下世界的中间,根据岛上的位置,应该是岛的中心的位置,有一个二十米高的石蚀柱子,这个柱子的直径,也起码有十米长。

柱子的顶部,象蜘蛛一样的,延伸出去了很多的岩石片,形成了奇特的空中飘浮岩石。

这就好比是一棵大树,树干就是这个石柱,而树枝和树叶就是延伸扩散出去的岩石片,而树叶和树枝间的部位,部是沙,非常奇特的飘浮沙。

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震撼的地下世界,因为它的顶部,部都是由悬空飘浮的岩石片和沙组成。

大庆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江苏治疗妇科方法
廊坊东大医院张新强
太和县医院
分享到: